一万年了我还没毕业

早睡早起
好好做人

和须哥交易的产物

!!!!!!我亲爱的给哥写了我儿子与儿子的故事(老母亲流下眼泪………………鲁米纳斯真实酷哥!!!!

Kyulliayn:

没忍住先发上来了


是须哥儿子们的故事


期待须哥假期表现




↓↓↓




鲁米纳斯是今天刚到这个村庄的。


来的路上他听到来来往往的人提到了“狩猎”,“狼”之类的字眼,他都只当做耳边风。


反正只是借住一两天,马上就走。


他这么想着敲了敲一户人家的门。


木制大门伴随着“吱呀”的声音被打开了一条缝。


背后是一位中年妇人,看上去是极其标准的rpg游戏中的npc,负责贩卖面包。


“什么事?”她似乎有些警惕。


鲁米纳斯抓了抓脸,道:“我是路过这里的旅人,想在这里借住一晚,请问可以吗?”


中年妇人把门缝开得大了一些,上下打量面前的陌生年轻人。


红发,异瞳,看上去面相有些凶,却又的确是个帅气的小青年。


长得帅的一般不是坏人这个定则到哪里都能适用,妇人打开了门:“行,不过就只能待一晚上。”


“非常感谢。”鲁米纳斯点了点头。


 


他刚走进门,便感到一股敌意。他的手指抚上袖子中的微型金属方块,而这份敌意在下一秒就被打得粉碎。


——是那位妇人干的。


“你又搞什么有的没的。”妇人训道,同时还对着对方的头一阵猛敲。


“我以为是什么不正经的人啊……”对方看上去是妇人的儿子,抱着头一边嗷嗷叫一边辩解着。


“不正经不正经,你往这村里看看,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不正经,你就不羞愧吗。”


 


这段母子的教育对话持续了不到5分钟,对于一个中年母亲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
她带有一些歉意对鲁米纳斯说:“不好意思啊小伙子,你看我儿子,就、哎。”


她组织了半天的语言,却想不出一个形容词。


鲁米纳斯笑笑,没有接话。


 


“你就住这里好了。”妇人打开了其中一间房间的门,“之前堆了杂物,现在里面是空的,我等下帮你拿床被子过来。”


“麻烦你了,我可以帮你拿,你带我去就行。”红发的青年礼貌点头。


“你毕竟是客人,让你做这些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
 


鲁米纳斯坐在房间正中央,擦拭着一对巨大的金属制爪子。


它们是通过鲁米纳斯藏在袖中的微型方块转化而成。


鲁米纳斯出生国家的机械技术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,他们可以将金属无限压缩,直到它非常小的一块。


他任由窗开着,让户外的空气进入屋中。


 


这时窗外传来了极其细微的声响,或许是风吹动的树叶互相摩挲着,按理来说应该没人听得到,可鲁米纳斯却随手拿起桌上的银制叉子,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朝声源投掷出去。


银叉精准地穿过窗的缝隙,俶地消失不见。


过了几秒钟,鲁米纳斯擦拭着机械的手一顿,迅速跳开,有什么便在他跳开的刹那直直插入本该是他所在之处的地面上。


那是一根钝钝的树枝。


他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跳出窗外。那根树枝的粗细才能勉勉强强穿过窗缝,还要精准地锁定自己刚才在的地方?


开什么玩笑。


鲁米纳斯在窗口站定,他缓缓抬眼,对面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性,蓝灰的头发所掩盖的是狼一般碧绿的双眼,其中波澜不惊,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。


来者手上握着一把一人高的骨制长弓,另一只手尚未放下,就这么定定地注视着自己。


 


——这是鲁米纳斯与菲洛克斯的初次相遇。

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一万年了我还没毕业Kyulliay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!!!!!!我亲爱的给哥写了我儿子与儿子的故事(老母亲流下眼泪………………鲁米纳斯真实酷哥!!!!